亞太地區新冠防疫「優等生」們遇上的新難題

像許多周邊國家與地區一樣,日本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控制住了疫情。 © Reuters 像許多周邊國家與地區一樣,日本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控制住了疫情。

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越南,日本,香港,韓國,台灣。

這些亞太地區的地方都曾因應對疫情方式得到稱讚,其中一些還被視為全球最佳。

它們都曾在2020年憑借嚴格封鎖與接觸者追蹤等十分主動的手段控制住了新冠疫情,它們的做法經常會被其他地方借鑒採用。

然而在全球大流行的第二年,這些地方正在面臨新的挑戰。破壞力更強的毒株突破了他們既有的防線,導致一些地區正在迎來最嚴重的疫情。

與此同時,世界上其他許多地區似乎憑借疫苗接種恢復元氣,並在逐漸重新開放。這使得一些靠嚴防死守贏得防疫威名的地方如今面臨批評——它們沒有一個走出現有清零模式的可靠方案,而他們也不能永遠和世界隔絶。

最初的成功

首先,讓我們看一下這些地方在疫情早期是如何成功對抗新冠的。

© BBC

當病毒剛來到上述八個地方時,關閉邊境是它們採取的最早也是最有效的措施之一。在這些地方中,許多是島嶼,這使得邊境管控相對容易。

嚴格的邊境政策意味著,為保證病毒不會在當地人口中大肆傳播,它們或是拒絶大部分或所有其它地區人員入境,或是入境人員需要在當地進行長時間的酒店隔離。

規定最為嚴格的是澳大利亞。在印度第二波疫期間,由於擔心從印度回國的澳洲公民帶回病毒,澳大利亞一度禁止本國公民從印度回國。

而當有病例真的進入到社區時,澳大利亞採取了迅速且嚴謹的接觸者追蹤行動,防止病毒擴散。

新加坡本身已經擁有極為強大的警察監控系統,這種系統對迅速切斷傳播鏈的有效性在這裏得到了充分體現。

在澳大利亞一些州的首府,哪怕僅出現一例確診,當地也會迅速進行封城。目前這種情況已經在六個不同城市出現八次。

這種政策或許會被視為極端之舉,但當時都奏效了,並創造了一個保護性氣泡。在第一波疫情中最初的封城措施解封後,這些地方均得以接近回歸正常生活。

新西蘭是最早封城的國家之一,也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實現清零的地方。2020年6月,當地放開了幾乎其所有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

而八個地區中的其他地方的確診病例也下降到零星水平,使得它們放寬許多內部防疫措施。

2021年的新爆發

然而,自今年5月以來,在更為強大的變異毒株、逐漸出現的自滿與規定放寬的作用下,上述許多地方的疫情開始出現小幅上升。

© BBC

疫情上升最嚴重的是台灣和越南,這兩個地方現在正經歷新冠疫情的全面衝擊。

在台灣,在對機組人員隔離規定小幅放寬到三天後,當地出現了一個迅速擴大的感染群組。而在越南,一個快速移動的新型變種病毒已經導致多個感染群組,並且疫情由於當地人員聚集而不斷擴大。

就在幾個月前,韓國和日本的新冠疫情達到了新高。兩國政府對此高度警惕,由此是在日本,許多人擔心這將影響到即將舉行的奧運會。

在東京,有些人走上街頭呼籲取消奧運會。 © Getty Images 在東京,有些人走上街頭呼籲取消奧運會。

然而在這些出現新爆發的地方,感染率已經減半。專家們稱,對於像韓國這種從未進行嚴格封城的地方,迅速追蹤與地方社區的團結努力再次幫助其感染曲線下降。

© BBC

新加坡、香港和澳大利亞也出現了較小規模的爆發,這使得當局立即做出反應。例如澳大利亞墨爾本進行了為期兩周的短期封城,新加坡也有為期四周的部分封城。

疫苗困境

然而,雖然這些地方正在通過可靠手段成功控制新的爆發,但它們也意識到一個苦澀的事實。

儘管成功阻止了病毒擴散,但推廣疫苗的結果卻差強人意。

大流行之初,疫苗採購在全球範圍內都是難題,但如果經濟狀況允許,疫情嚴重的國家大多都得以迅速推進疫苗接種計劃。而在傳染率低的地區,疫苗推廣進行較為緩慢,且在確保公民擁有足夠疫苗的問題上顯得有些自滿。

亞太地區許多國家的疫苗接種進度遠遠落後於歐洲及美國。 © Getty Images 亞太地區許多國家的疫苗接種進度遠遠落後於歐洲及美國。

例如,美國和歐洲已經為接近或超過一半的人口接種疫苗,許多南美國家已經接種了數百萬劑疫苗。這些國家現在正在慢慢努力,達到一個即便仍有病例存在但允許當地重新開放的疫苗接種率。

但對於亞太地區這些防疫「優等生」來說,情況並非如此。

這些地方的疫苗接種率仍然低於四分之一。而這些地方,比如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台灣,經濟條件都屬富裕,你可能會以為他們的採購能力會跟歐洲及美國類似。

© BBC

在香港、台灣等一些地方,有公民對疫苗接種猶豫不決,他們不相信衛生部門及疫苗安全性,這又進一步使得接種進度放緩。

八個地區中疫苗接種進度唯一較佳的是新加坡,當地有約42%的人口已經至少接種一劑。

但考慮到新加坡是一個只有500多萬人口的城市國家,這裏的實際接種量還是很小的,尤其是跟印度2.5億劑接種量這種規模相對比。

退出策略?

新冠肺炎很有可能將以一種區域性流行病方式繼續存在,疫苗是各國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

但在實現群體免疫前,這些亞洲抗疫模範們似乎都不願放寬此前已經十分奏效的各項嚴格措施,比如關閉邊境、封城與保持社交距離。

在澳大利亞宣佈保持邊境關閉至2022年中之後,一場關於澳洲「隱士王國」狀態可以保持多久的辯論由此展開。

雖然目前沒有任何打開邊境的計劃,但是已有一些將會分階段謹慎放開限制的傳言。還有一些在不同「安全」國家與地區間開放旅遊氣泡的討論正在進行。

一些亞洲國家間正就旅行氣泡的想法進行研究與討論。 © Getty Images 一些亞洲國家間正就旅行氣泡的想法進行研究與討論。

香港與新加坡曾達成了一項類似計劃,但由於新的病例爆發這項計劃被擱置。

澳大利亞與新西蘭之間已經開始這種運作,這兩個國家在大多數時候幾乎沒有任何本地新增病例出現。然而,每當有大量新增病例出現時,這一渠道便會被叫停。

專家警告稱,由於新冠病毒在全世界範圍內已經如此盛行,為了讓各國真正開放,各國社會必須摒棄不切實際的「零病例」心態,與病毒「共存」。

也有聲音呼籲稱,各地政府需要制定一個更為明確的退出戰略,即一個與迅速進行疫苗接種並行的分階段目標,而這一策略目前並沒有到位。

亞太地區新冠防疫「優等生」們遇上的新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