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四十不惑 躁狂不再 黎諾懿要做永不負數「八達通」

有句說話『四十而不惑』,黎諾懿覺得自己總算做到。 © 由 星島網即時新聞 提供 有句說話『四十而不惑』,黎諾懿覺得自己總算做到。

黎諾懿在熱播劇集《刑偵日記》中飾演重案組總督察江政勳,與黃智雯、傅嘉莉有感情戲,劇中他為求情報不惜利用感情及各種利益,與平日醒目小聰明的熒幕形象相比,今次顯得更不擇手段。在開播時已被指是劇集奸角,諾懿透露劇中每個角色都有心魔,自己的角色則是遊走於道德界線,與其他演員相比已是正常人。對於今次參與《刑》劇,諾懿形容是可遇不可求,他說:「今次參與拍攝的主要演員有七位,包括了惠英紅、姜皓文、王浩信、袁偉豪與黃智雯等等,每一位都是可以獨力擔起一部劇集,但今次監製集齊了這個班底,可以說是十分難得,每人付出70%的力,你來我往地演出,已比往常一人獨自擔起所有戲好睇很多!」

  撰文:李文偉、攝:羅安強

  諾懿指除了演員外,幕後也是參與度十足,今次道具及衣着上從未出錯,作為演員可以集中精神在演出上,而對白亦毫不累贅令演出充滿電影感,諾懿自言不擅長演少對白、靠沉默賣表情及靚仔的角色,笑言仍在學習當中。而今次與影后惠英紅合作正是大好機會,他形容:「紅姐是可以用眼神做戲,不講對白已可以做好場戲,這是有氣場、最厲害的演員。以前劇集會有依賴對白的慣性,因為早年的劇集是供觀眾聽電視食飯的,現在年代不同,觀眾會選擇聲色藝俱全的作品,會讚有電影感,不需要太多對白,我很喜歡郭富城的《秘密訪客》,自己目標是可以做到這類型的角色。」

  諾懿指《刑》劇在此卡士及紅姐的帶領下,大家都很投入及配合彼此腳步,他說:「最難忘是紅姐一幕嘔吐戲,她真的扣喉去嘔出來,幕前幕後見到她咁辛苦,沒有人會想NG令她嘔第二次,大家都跟上腳步,氣氛很好,我自己也出奇地投入,角色經常拍檯,結果就拍到手指骨關節裂了,拍攝時都不覺得,結果回家時就腫了,哈哈!我想說拍《刑偵日記》是一次非常好的經歷,作為演員不可以貪心,如果一年拍到一部就好啦!」

  以前成日都好忟憎

  諾懿形容劇集的主題是跨越、克服最根本的問題,劇中很多角色克服不到心魔,才演變成精神疾病,而自己作為演員出道都快接近20年,回頭看自己也算是已克服過去,問到他最大的心魔?諾懿直言:「現在沒有事可以影響到我,我都41歲了,只有家人被攻擊才會觸碰到我,有句說話『四十而不惑』,我覺得自己總算做到,所有事都會有解決方法。後生的時候好急躁,好似黑哥(姜皓文)的角色有躁鬱症咁,以前成日都好忟憎,但慢慢學識去觀察別人點解會咁做,所有事一定會有原因,如果大家都堅持,嘈交便沒有辦法,或者換到對方處諗一諗。」

  昔日青春劇集《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重播,是諾懿最早期的作品之一,問是否這個時期的自己最失控?他笑說:「應該在之後的人生中段,當時尚算年少氣盛,後生仔青春就是本錢,會覺得自己好掂、有好多衝勁,衝上監製房和監製嘈交、提出自己可以演甚麼角色。但回頭看當時的自己,我覺得做演員沒有畏首畏尾是對的,如果太乖的話就回去讀書吧,這條路會很辛苦的,如果每次機會來你願意走多步,或者走多十步這才是年輕時應該有的態度。」但即使如諾懿一樣主動出擊,但機會也不一定永遠掌握在手中,諾懿也曾經歷過浮浮沉沉好一段時間,到早年參與《舞動奇迹》成為「舞王」後機會才再次找上門,他說:「當時參加比賽前,甚至有過退出幕前的念頭,但後來慢慢改變思想,自己點樣去看待每一個事件,而太太亦一直打氣,她說我要成為一個令身邊朋友覺得舒服、能夠對自己有信心的人,我現在都仍在學習,希望值得大家信任,監製或導演會放心地說『好呀,用諾懿吧』,我會形容希望成為一張八達通,靠氣度去不斷為自己增值、永遠不會有負數,繼續為自己將來支付。」

  Kent哥教曉我做演員

  諾懿對工作及朋友少有說「不」,這張「八達通」的信用額隨着他的經營愈來愈高,早年他主持綜藝節目《懿想得到》請到鄭伊健、李佳芯等老友助陣,為他帶來了首個綜藝節目獎項「最佳非戲劇節目」,然後在疫情之下主持《疫境廚神》、《今晚請客》等煮食節目深得觀眾支持,諾懿形容近年工作及生活的確比較如意,直言一路走來不是順利的人,會感激自己也碰過釘,才會嘗試更多不同的事,現在才有條件在沒劇拍時做更多嘗試,爭取更多機會。

  諾懿透露接下來更將首次為綜藝節目擔任監製,他說:「今次會和新晉導演及演員們合作,想到以前只在演員方向去想,點解好多事不能做?因為監製就是要睇錢,演員和導演的理念到實際做出來時會需要衡量,總不能第一集就花費預算,做到好爆、然後後面沒錢就平平無奇,原來這件事是好深。Kent哥(鄭則仕)教曉我做演員的事,演員是永遠都準備表現好自己,所以作為監製如果讓他們呈現好的一面,吸引觀眾的一面,也是這次做監製的重要工作。(為何不做擅長的烹飪節目?)這次是公司與馬來西亞方面的合作,另外我不覺得自己擅長做烹飪節目,12月時便停了疫境廚神的工作,我覺得自己始終是演員不是廚師,茶餐廳甚至每一位家庭主婦都煮得比我好,因為大家經驗豐富,我只是表演者,呈現一些可能性、讓大家知道自己可以做菜,如果我參加廚藝大賽一定會包尾,哈哈!所以我分得好清楚,好似我已經沒有跳舞,因為自己已不是跳舞的歲數,整傷會有排醫,所以大家來挑戰我絕對會贏過『舞王』的,但最光輝一刻已經停在當年,你打不低當年的我,哈哈!」

  我已經不再「四葉草」

  拍劇、綜藝節目加上經營個人品牌, 諾懿更要分身照顧家庭,傳言他為照顧懷上第二胎的太太而推卻工作?諾懿笑言:「一定會(推工作),如果懷上第二胎,好多事我想去見證,經歷過峰峰(兒子黎峰睿)出世,太太若懷孕精神狀態會不夠好,但峰峰又不理解不曉得遷就媽咪,身為爸爸屆時一定會陪太太,會投放更多時間在家庭。因為到了這個年紀無法再承受更多無謂的嘗試,我已經不再四葉草,浪費時間不如用在小朋友身上,雖然陪他一整天下來沒有做甚麼,但他睡前講一句覺得好開心,已經好足夠。如果增加家庭成員,我希望峰峰作為哥哥可以維持一個好的關係,這是我成為爸爸的下一個任務,第一胎時碰過的釘,到再一次會希望更順利,人生就是不斷有新的課題,自己也不能夠太過自私,當太太可以應付到家庭時,我便抽身去做好演員工作,到完成後便會選擇全身以退,彌補這一段時間的缺席,所以每一次決定、每一次堅持都更重要,希望會做得對。」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獨家】四十不惑 躁狂不再 黎諾懿要做永不負數「八達通」